今天是:
专注于百度上推广十年!我们一直在努力!服务热线: 13937161060 我们恭迎您的来电!

新闻没有空心化,是吴晓波被自造的10W+蒙住了眼
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5/12/29 14:17:53  热度:849℃

小刀说 刀侃财主

小刀认为,媒体行业的确受自媒体冲击很大,深度报道也确实遇到了商业和监管的双重困难,但在“万宝事件”中,直接给出“新闻空心化”的判断,进而将这一判断全局化,这是对于现役媒体工作人员努力的不尊重。


实际情况是,如果拿非常相似的2009年国美控制权争夺战相对比,我们会发现——“新闻空心化”并不存在,是吴晓波被自己制造的10W+蒙住了眼。


以下,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,部分纯粹是观点,部分找了些数据。



1 吴晓波的10W+悖论


吴晓波说,“我们必须承认,在现今的中国舆论场里,无论哪一种媒体介质,其公共影响力都体现在微信公众号的传播量上。”


——这一点,三表在《吴晓波,扔了你的窜天猴吧!》(点击底部阅读原文阅读)已经指出,微信公众号上流量最高的是心灵鸡汤,是毛左的文章,绝不与公共影响力成正相关。


社交媒体,社交属性是第一位的,感性、偏激、甚至阴谋论的文章,比严肃的报道、理性的分析传播量更高,这非常正常。


举个例子,秦朔朋友圈同时推送的上述两篇文章,“含泪”的那篇10W+,远高于“400位金融行家的理性判断”。但对于“万宝事件”来说,等到尘埃落定之时,哪一篇才更有历史意义的公共价值呢?


答案,吴晓波不是不知道。要不然他不会自我批评说,他参与制造的那批10W+都是“隔靴搔痒”、“没有价值”。但既然你知道,你又为何要寒碜机构媒体在此事上,没有制造出足够多的10W+呢?


要知道,他所举出的唯一两家生产出10W+的机构媒体,分别是凤凰财经的《卖玉米起家的看不起卖菜起家的?万科是谁的红烧肉》和第一财经的《王石是如何得了美女丢了万科的?》,偏偏这两篇都不是吴晓波所期待的机构媒体本该推出的严肃报道,而正是机构媒体自媒体化的成功代表。


这可真是个悖论:如果机构媒体都学上述两篇文章,拿美女、玉米、红烧肉、卖菜来争取更多的10W+,可能会被吴晓波老师批评为深度报道“能力的丧失,更可怕的,是职业热情的丧失。”而一旦机构媒体没有生产足够多的10W+,吴晓波老师又会批评:“你们机构媒体的公共影响力居然不如自媒体”!


横竖都是你说了算啊!


2 机构媒体并非什么都没有做,而且流量还很高


吴晓波开头即交代了他的初衷,“我想了解一下,传媒业者在这几天里,到底尽到了怎样的职责。”随后,他通过对十几篇微信10W+文章的研究,就得出了如下结论:“新闻第一落点的深度调查报道全数缺失,出现了罕见的’新闻空心化’现象。”


“全数缺失”?在小刀看来,情况并非如此。


王石在12月17日晚抛出内部讲话,“万宝事件”全面爆发之后。作为一个新闻人,小刀判断公众的朴素疑问应包括这些:王石为什么要拒绝宝能?宝能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?姚振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宝能为什么要抢万科?宝能的钱从哪里来?钱的风险有多大?最后的结局会是怎样?


由于王石公开了自己的内部讲话,而最后的结局仍有待局势发展,因此,机构媒体和自媒体的空间主要在于对中间几个问题的解答,即对于宝能这个低调的巨头的调查。例如,被吴晓波漏掉的10W+“赵家人”的文章,就是用阴谋论来回答“宝能为什么要抢万科?”


小刀认为,对这几个问题的回答,站得住脚的,不靠阴谋论的,恰恰正是机构媒体的报道,而非自媒体的10W+。



财新网23日晚间的报道《揭秘“宝能系”举牌万科资金何来》,指出“层层穿透之后,可见’宝能系’大部分资金来自浙商银行理财池”——这是迄今为止对“宝能的钱从哪里来?”这一问题的最直接、权威的回答。


又比如,我所在的腾讯财经《棱镜》,推出了一篇《起底宝能系的商业版图》,这是目前为止,市面上对于“宝能是一家怎样的公司(集团)”问题的最好的解答,对于工商资料的层层梳理,帮助我们做出了如下这张图:



不可忽略的是,财新和棱镜的这两篇报道,在微信公众账号均只有2万多的阅读量,但前者在财新网上拥有58.9万的阅读量、腾讯新闻客户端22万的阅读量,后者在腾讯新闻客户端拥有52万的阅读量(请财新和腾讯同学后台查询到的数字)。此外,考虑到财新网的报道并未在第一时间推送公号,朋友圈里刷屏的是财新网的链接,因此,近60万的流量,来自微信朋友圈的贡献很可能不止10W。


微信公众平台是最重要的渠道,但绝非新闻传播的唯一重要渠道。吴晓波“想了解一下,传媒业者在这几天里,到底尽到了怎样的职责”,却只去看了微信公号的10W+就直接下判断——作为一个问题研究者,他又“尽到了怎样的(研究)职责”呢?


况且,对于一件仍在快速变化当中的事情,仅仅一周多的时间,记者们还在进一步采访中,吴晓波就要下判断称”新闻真空化“,是不是也太着急了?


果然,就在小刀写作此文的此刻,财新周刊推出了封面《万科险中求》,有对王石有直接的采访,有”引入三五个股东、管理层控制10-15%“股权的重组思路,算不算胡舒立对吴晓波的打脸呢?


3 对比2010国美之争,机构媒体在“万宝”表现并无明显差异


吴晓波说,“万宝事件”的“新闻空心化”现象,“在三年之前,是难以想象的事。”那么,我们就来和历史做个对比。



最能与“万宝事件”比较的,当属发生在2010年的国美控制权争夺战。5年之前,不仅没有微信,微博也只是诞生不久,远没有爆发后来的威力。机构媒体正如日中天,不会像现在这样风雨飘摇。


小刀找到了腾讯财经和新浪财经当时的专题报道,彼时门户网站还流行海量模式,收录报道比较全面。吴晓波下“空心化”判断的12月26日的时间点,距离12月17日王石公开发声双方冲突正式爆发,过去了9天。而国美之争正式爆发是2010年8月5日,国美在当天公告将起诉黄光裕,并披露收到了黄对陈晓的罢免函。9天之后,是8月14日。


这9天时间,新浪财经共收录118条新闻,腾讯财经共收入87条新闻(含视频评论)。



小刀遍读所有稿件,发现最多的内容均是对于事件进展的跟进,即对争斗双方黄家、陈晓及贝恩的言论、动态的跟进报道,唯一一篇比较全面的报道来自于《中国企业家》《解密陈氏国美:从架空到坐实》,然而,这实际上是一篇发于当年1月份的稿件,讲述了陈晓在国美如何实现“去黄化”的故事。在冲突爆发后,被门户拿出来重新发布。


上述报道内容与5年后的“万宝事件”差异不大。所不同的是,国美之争双方已经决裂,争先恐后对媒体指责对方,而“万宝事件”万科更多选择公开声明,宝能采取低调策略,最近几天双方互相示好,并未撕破脸皮,因此“口水战”不如国美之争激烈。而国美之争的所谓深度调查,与财新的封面报道、宝能资金来源的报道,棱镜对于宝能商业版图的报道相比,水平应无很大差异。


由此,我认为,吴晓波所谓的“在三年之前难以想象的事”——在传统媒体更好过的五年前,却“可以想象”。


当然,这只是我的个人观察。附上国美新浪专题链接http://roll.finance.sina.com.cn/s_gome_huang2010_all/1/index.shtml ,腾讯链接http://finance.qq.com/l/12810556499/list20100928162752_20.htm ,各位自行判断。


4 为何“新闻空心化”论盛行,因为我们都被10W+蒙住了眼


是5年前的媒体和现在一样差?还是现在的媒体和5年前一样好?可以有不同的判断。但总之,在我看来,如果5年前不被认为出现了“新闻空心化”,那么,现在也不该这么认为。


那么,为何吴晓波会如此坚定地得出此结论,并且能获得非常多的共鸣呢?我想,这一方面,的确在于媒体行业商业模式受到冲击,新闻管制更为严格,深度报道受到影响。另一方面,则在于:吴晓波们、乃至我们自己被10W+蒙住了双眼。


“在过去的一段时间,各大传统媒体出于种种原因,纷纷取消或合并了深度调查部、机动记者组,资深调查记者大面积出走,他们的“集体消失”,无疑是最严重的产业资产流失,也是中国传媒业浅薄化的重要体现。”


我同意吴晓波这个判断。在报道“万宝事件”直接相关的财经媒体中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、《财经》杂志均在最近两年遭遇了重大挫折,并导致了大量有调查能力的财经记者的流失。


的确,这个行业有些风雨飘摇,风雨飘摇到人们会想当然地认为已经“空心化”,而忽略掉、或者看轻掉坚持者的努力。


另一方面,以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对于新闻分发渠道的改变,对于机构媒体冲击如此之大,以至于读者、媒体人、观察者(或精英人群,如吴晓波),都会迷失在那一篇篇的10W+之中。


读者的迷失:



机构媒体要花很长时间,才可能提供更多基于事实的“真相”,我哪里等得及,基于阴谋论和谣言的“赵家人”的“真相”,又及时,又好理解,这才是我要的“真相”。


以前,我必须要看完一整篇晦涩的媒体报道,才能在跟帖里偶尔看到被漏删的类似“黄光裕得罪某常委才被送进监狱”的“真相”,现在可好了,有了微信公众号,机构媒体的严肃报道和自媒体提供的“真相”,完全平等地竞争我的注意力,我当然要选择又快又简单的“真相”。


媒体人的迷失:


“报道一则如此重大而内幕复杂的财经事件,需要投入相当的经费和人力,谁愿意为此买单?资深的财经调查记者在过去的两年里大多离职,几乎找不到合适的可派之将;即便千辛万难地完成了深度调查,可是,谁又能保证它在舆论场上会存活多久?”(吴晓波引述几位财经媒体编委言论)既然这样,不如,调查就不做了,我也用美女、卖菜、红烧肉多赚几篇10W+?


观察者(或精英人群,如吴晓波)的迷失:


严肃的报道非常重要,但我只关注社交平台,如果社交平台上的10W+里没有严肃报道,就说明“新闻空心化”了。


严肃的报道非常重要,你们千万不能放弃,不能丧失调查能力,更不能丧失职业激情。什么?你们还在努力?对不起,我没空看。什么?你们更多需要的是鼓励,而不是唱衰?对不起,鼓励不会有10W+,我一唱衰,你看果然又10W+。

严肃的报道非常重要,但我自己只做“情绪化”、“隔靴搔痒”、“没有价值”的自媒体,并且我愿意花钱扶持更多这样的自媒体。告诉你一个秘密,这些10W+并不真的如我所说的“没有价值”——其实,它能帮助我赚钱。


对于以上三者的迷失,作为一位现役媒体人,


小刀想对读者说:


你们没错,是我们做得不够好。


小刀想对同行说:


我们可以走自媒体的路子,但同时不要放弃调查报道。人才流失了,90后里有一大批素质很好,有理想有激情的年轻人,我们再培养。


小刀想对吴晓波这样的观察者(精英人群)说:


商业价值和历史(社会)价值,你选择了前者,同时却希望别人选择后者。既然如此,你应该给予后者更多的鼓励,更多的帮助,而不是唱衰、对其努力视而不见。你的这篇文章,将影响到诸多记者乃至新闻学子的选择,和你一样选择前者的人越多,似乎这并不是你想要的结果。


5 那些想说但难以归类的话


*(1)其实“特种兵”的模式并不适合“万宝事件”,就像国美之争成就的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调查记者。


此类尚在演进中、就成为了全民围观对象的事件,更多地是Update的报道模式,而非《银广夏陷阱》(财经)、《谁的鲁能》(财经)、《周滨系列报道》(财新)、《谷俊山系列》(财新)、《令氏叔侄的财富版图》(棱镜)、《谁的安邦》(南周)、《郭文贵》(棱镜、财新)那样,记者单枪匹马、趁夜突袭,“一朝得手天下知”的模式——这才是真正的“特种兵”。



有趣的是,上述报道,除了前两篇,其余的均发生在吴晓波所称的“难以想象”的三年之内。


个人认为,万宝这样的争斗事件,最核心的报道,应是当事人的讲述,两相对照,辅之以第三方采访和资料梳理,从中找出真实链条和逻辑。国美之争,最出色的是当时的《21》,双双掌握了黄家和陈晓的发声渠道。“万宝事件”,如今最出色的是财新——第一个采访到王石,第一个有了一篇较为完整的封面报道;《深圳特区报》——姚振华通稿发布渠道。


有趣的是,如果要接近王石,与年轻的记者相比,恰恰是身为王石的朋友的吴晓波、秦朔更有优势。秦朔老师声情并茂,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,而吴晓波,他只给朋友立传,不该说的,他一定不说。


*(2) 那些今天转发了吴晓波的文章并表达了对于“新闻空心论”的认同、尤其是还怀念了自己身在媒体时是如何勇猛的的前同行们,我想对你们说:媒体的确在衰败,但不是因为你的离开,而是因为张小龙的进入。


* (3)想对那些仍在努力做深度报道的同行、包括我的同事说,我们的努力值得自我尊重。对于批评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,我们唯有继续努力,用作品说话。


这是自《棱镜》创办以来,我第一次为非工作事务熬夜写字,希望是最后一次。因为,废话这么多,还不如多干点活。

返回顶部
  • 联系电话:13937161060
  • 联系传真:
  • 联系邮箱:panzhigu@163.com
  • 联系地址:郑州市高新区电子商务产业园内